当前版:报刊版面2

“这么多年,就是想有个健康宝宝” 我院黄荷凤院士门诊正式开诊

本报讯  2020年11月,中国科学院院士黄荷凤被全职引进复旦大学,并任命为复旦大学生殖与发育研究院院长及我院妇产科遗传中心主任。2021年1月12日,黄荷凤院士门诊在我院黄浦院区正式开诊!八点钟未到,诊室门口已经等候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党委书记华克勤、院长徐丛剑、副院长姜桦前来看望。医院相关职能科室负责人亦提前赶到现场,再次确保所有就诊流程通畅。作为生殖医学领域的专家,徐丛剑院长随诊。

等候区里的患者,大都是因为各种遗传疾病多次求子未果,辗转多地慕名而来。

来自河南的王女士,她曾在黄院士团队的帮助下,通过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于2019年生育了全球首例阻断沙夫-杨综合征新生儿。王女士曾先后6次怀孕,并通过剖宫产产下三子,长子和幼子都因为新生儿窒息和肺不张早夭,次子同样患有新生儿窒息,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被诊断为脑瘫。类似的悲剧还发生在王女士丈夫弟弟的家里。王女士丈夫来上海工作后,找到黄院士求助。经检查,确诊为Schaaf Yang(沙夫-杨)综合征,这是一种印记基因致病性变异导致的罕见病,在临床诊断和基因的致病性分析上要求更高。幸运的是,如今,王女士的女儿已经一岁9个月了。这一次王女士因为疤痕子宫、二胎要求,想再次寻求帮助。

考虑到王女士的特殊情况,黄院士联合产儿部主任顾蔚蓉、放射科主任张国福、超声科副主任孙莉为其会诊。会诊结果建议王女士先完成取卵,培养和筛查出正常的胚胎,再制定疤痕子宫治疗方案,为之后移植、妊娠做好充足准备。

同样因为沙夫-杨综合征尝试试管婴儿的,还有38岁来自江苏的刘女士。她曾先后产下两个宝宝,但都在一个月内早夭。为了阻断该病的遗传,夫妇俩在外院做了第三代试管婴儿,一共挑选出三枚“合格”胚胎。但不幸的是,两次移植,都因为胎停而流产。“我们查了好多,这么多年,就想要个健康宝宝,希望院士帮我们看看胎停到底是什么原因?”黄院士仔细帮刘女士分析了情况,并指导其接下来的治疗方案。

无独有偶,36岁的马女士来自黑龙江,前后经历了两次自然妊娠,一次双胎、一次单胎,但不幸的是,两次妊娠都以流产告终,因为胎儿都患有淋巴水囊瘤。经过基因检测发现,夫妇俩的染色体无明显异常,但第二胎的胎盘染色体微缺失。马女士为此多次求医,手里拿着厚厚一沓报告,希望能在黄院士这里得到帮助。黄院士仔细问诊后,分析其可能存在的病因,指导马女士夫妇接下来的检查方向。

“我们也是外地的,我朋友看了两次怀孕了,之前网上问诊过的,我们相信能在黄院士这里找到希望。”安徽的张女士说。

黄荷凤院士是我国著名的生殖医学家,荣获国内外多项殊荣,她长期工作在妇幼保健系统,擅长生殖遗传、出生缺陷、不孕不育、妇科内分泌疑难杂症诊治。三十余年如一日守护着妇女和孩子的健康,她带领团队帮助10万余家庭生育了健康孩子。而今,黄荷凤院士带领团队重磅全职加盟我院,将为更多饱受“生育”困扰的家庭播撒爱的“希望”,击破家族遗传“噩梦”,从源头阻断遗传病,孕育健康的下一代。

(文/宣传科  李妙然 沈艳)